光阴的角落

「SR」回忆

那年,她七岁,他八岁。
那天,在古树下的邂逅。
那眼,心中的爱恋,千年不变……

正文:回忆
双眼透过细密的树缝,望见湛蓝的天空。微风轻轻地吹过绿茵茵的草地,蜂蜜着女孩稚嫩的脸庞。那女孩深深地藏在紧密的树丛之间,被浓密的树叶遮挡着,几乎没有一点儿缝隙。那女孩正和古树玩耍着,与微风嬉戏着。突然,她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便把头悄悄地探出树丛。只见一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男孩走了过来,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一步,又一步;近了,更近了,她看到了他。漆黑如夜的短发在太阳的照耀下宛如一颗高贵的黑耀石,又长又密的睫毛下闪烁着一双绿幽幽的大眼晴。那双镶嵌在眼眶中的眸子是那么的绿,绿得幽深,绿得醉人,比初春的小青草还绿,比盛夏的梧桐叶还绿,是那种几乎完美的绿色,而那双水灵灵的大眼正扑闪扑闪地眨着。高挺的鼻梁,细长的薄唇。高而瘦的身上穿着一件乳白色的衬衫,衬衫上用墨绿色构边,并且领口上绣着一个字母:S。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纯黑色风衣,那风衣没过了他的膝盖,直至小腿,暗金色的火焰花边在太阳的照耀下“烧”了起来,修长的双腿被黑色的长裤紧紧地包裹着,一双做工精细的皮鞋正随着他的步伐走着,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萨拉查。]听到这微弱的“嘶嘶”声,那个男孩停下了脚步,嘴里缓慢地吐着灵巧的舌头,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怎么了,海尔波?]那声音回复了他:[那棵巨大的古树上藏着一位小姑娘。]萨拉查望了望那棵海尔波所说的古树,用双眼仔细地望着,但望了许久,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低下头小声地对袖子里的小蛇怪说:[没有人啊,海尔波,你是不是看错了?][不,我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我的感官依旧很敏感。错不了的,树上的确藏着个小姑娘!][真的吗?]萨拉查虽然嘴上说不信,但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近了那棵古树,做了个标准的贵族礼节,用他那像让人沉醉其中的丝绸般柔和的嗓音说:“树上的那位尊贵的女士,午安,能否让在下一睹您的芳容呢?”“……”女孩沉默地微笑,那笑容使星星都黯淡无光,使太阳都自愧不如,在这宽广的世界没有一样东西能比她更美好了。她微笑着,用她那惊人的精神力对树发出请求:“古树爷爷,放我下来吧。”那古树知道了她的请求,把缠在女孩身上的藤蔓慢慢地松开了。她用精神力对古树说:“谢谢您!”“没事,小事一桩!小公主真是客气啊!”“嗯,那我跳下去了哦,古树爷爷再见!下次我再来看您!”“嗯,知道了。小心点啊,别再摔着了。”女孩听到这话,想到了那一次的匆忙然后屁股着地疼得要死的糗事,然后她用左手扶着树干,右手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又回复道:“知道了,这次会注意的,古树爷爷您就别说了,大家都在笑话我呢!”然后一纵身,雪白的凉鞋脱离了驼色的树干,那女孩没摔着,反而在空中飘着,直到飘到萨拉查身后的白色大理石上,樱唇轻启,缓缓地吐出一句话:“不是说要见我吗?”萨拉查被这声音惊到了,心想:这姑娘的声音真好听呢!像棉花一样软绵,软到人心田里;像幽谷一样空灵,让人为之一震;像糖果一样甜美,甜得人想宠爱;像黄鹂一样清丽,令人心静下来。他猛然回神,快速地转过身去,多年的经历使他不能不警惕,因为那树上的女孩还分不清是敌是友,所以他迅速地转过身去,把藏在袖口处的那把小匕首快速地抽出一些,但他看到那女孩的真面目时又愣住了。他是看到了她,但令他大吃一惊的并不是因为她不是个杀手,而是她的容貌。就在那一瞬间,他不会思考了,心像小鹿一样乱撞,发出剧烈的“卟嗵卟嗵”声。他还没意识到他一见钟情了,并且爱上了她。他那充满生机和希望的双眼,此时变得空洞无神,但他的双眼却没有失焦,依然积聚在一起,因为他一直盯着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人生中最美丽动人的天使。虽然他不知道,他的心里,已经被这个女孩占据了。占得满满当当,不留一点儿空隙。当然,他也不想让其它人继续踏足此处。他也不知道她是他的天使,他今后目光的追逐,他的另一半。他现在只是觉得他以后要好好保护她,付出一切,守护她,仅此而已罢了。当然,她真的很美很美,美得没有一点瑕疵,美得不可万物。那银得纯粹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渲染成了淡金色,柔顺的直发并没有披散着,而是用那天蓝色的蝴蝶结丝带捆绑着,那蝴蝶结上有着古铜色的花边,中间有个像家族饰章的饰章,上面有一只鹰在蓝天自由自在地翱翔着。那女孩身穿水蓝色的短袍,下面露出白色的花边衬衫,衬衫下有一条白色长裤,加上她娇嫩的绝世容颜,圣洁得像一位美丽无比的天使。萨拉查看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行了个令人无可挑剔的吻手礼,微微起身,说:“不知女士芳名,能告诉在下吗?”“卟哧,在知道别人名字的时候,请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才能得到答案哟!绅士先生~”“哦,”萨拉查恍然大悟,邪魅地笑了一下,说:“萨拉查.斯莱特林,女士。”女孩行了个礼,回答道:“罗伊娜.拉文克劳,先生。”在后来的那一秒萨拉查嘴角轻微地挑动,眼眸中闪过一瞬血红,说:“拉文克劳小姐,能否带在下去见见您尊贵的父亲呢?”罗伊娜眨了眨双眼,点了点头,说:“那我去通知一下父亲。”在她走后萨拉查冷笑了一声,把手放在了魔杖上不停抚摸着。【萨拉查,】口袋里的海尔波发出了声响【你干嘛把魔杖从空间手环里召唤出来啊?】萨拉查微笑地回答道【海尔波,当然是要杀了她咯。】【为什么?】海尔波问道。【她的蝴蝶结。】萨拉查说。【啊?】海尔波一脸疑惑【什么呀?】【因为她的蝴蝶结上的家徽不是渡鸦,而是鹰。】萨拉查继续说道【人人都知道,神秘的拉文克劳家族的家徽是一只渡鸦,明显,她是朝廷的人。】【哦!】海尔波恍然大悟地发出感叹【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女孩竟然是朝廷的人呢!】【我说过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了。】萨拉查挑了挑双眉,从容不迫地回答道。“啦啦啦~”罗伊娜开心地哼着小调,蹦蹦跳跳地在大理石地板上走着,手还随着身子摆来摆去。「哼!爸爸真是的!就把客人这么晾在这里!还老爱把:'罗伊娜,你要懂得礼貌,知道吗?'挂在嘴边,自己还不是老爱把客人到处晾着吗!回去一定要让妈妈数落数落他!哼!」想到这里,罗伊娜情不自禁地笑了。萨拉查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晕眩,不是迷药,到像是晕罗伊娜的笑容,心跳也漏了一拍,他停下了脚步。而咱们家的小公主罗伊娜小姐却浑然不知这一情况,依旧自顾自地走着,后来才发觉自己把某位萨拉查先生落后面去了,连忙跑过去用她那比巧克力还甜美的嗓音问道:“萨拉查,你怎么了?”被这甜美的嗓音一问,萨拉查终于从晕眩中回过神来,连忙说:“我没事,你继续带路吧。”此时萨拉查心想:我这是怎么回事?父亲的教诲我都忘了吗?想到这里,他回想起父亲逝世时那严肃的脸,他的心抖了一下,脸上也变得有点苍白,但过了一秒他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一一那个狡猾的永远生活在泥潭城堡中神秘莫测的斯莱特林毒蛇。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