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角落

昵称:银/佐伊(Zoe)/罗斯(Rose)/四叶
BG/BL/GL通吃,轻微CP洁癖
混圈:hp/凹凸/漫威/魔戒(指环王)/瓢少/偷星/怪化猫等等

宣群啦!宣群啦!

各位吃食物语乙女的小姐妹们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呀!

本群诚邀新人!!

以下是【一点简单的群规☆】

1.首先这里是食物语乙女群,乙女群!禁腐🚫🚫🚫

2.不禁晒但不要过分

3.专属头衔可私聊群主掉落🔖

4.定期清人,具体的有单独公告

5.和谐一些,有问题艾特管理组,涉及争论也尽量不要骂人

6.禁止发布、传播解包内容❗❗❗⚠

7.在得到授权的情况下允许转载粮,同时也支持大家产粮

8.管理随机掉落,主要是眼熟的活跃的

9.进群后默认了解了群规并愿意主动遵守

10.进群请改名,无格式要求,给个称呼就好(游戏名,圈名都可)

11.我们群有专属的tag叫做“高速警察送祝福”这是专门拿来给群里的姐妹送生贺的tag,所有拿来搞生贺的文图都可以发在里面

12.群里请不要撕逼,大家都是社会主义道路上的三号市民,和平爱好者,吵架后果严重,请勿尝试。

13.有事怕误清的移步另一个公告,按照规格改名。


最后占tag至歉

宣群了!宣群了!

各位吃乙女的姐妹们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

这是个很好很好的群!!!

非常欢迎各位小可爱加入!


接下来是【一点简单的群规☆】

1.首先这里是食物语乙女群,乙女群!禁腐🚫🚫🚫

2.不禁晒但不要过分

3.专属头衔可私聊群主掉落🔖

4.定期清人,具体的有单独公告

5.和谐一些,有问题艾特管理组,涉及争论也尽量不要骂人

6.禁止发布、传播解包内容❗❗❗⚠

7.在得到授权的情况下允许转载粮,同时也支持大家产粮

8.管理随机掉落,主要是眼熟的活跃的

9.进群后默认了解了群规并愿意主动遵守

10.进群请改名,无格式要求,给个称呼就好(游戏名,圈名都可)

11.我们群有专属的tag叫做“高速警察送祝福”这是专门拿来给群里的姐妹送生贺的tag,所有拿来搞生贺的文图都可以发在里面

12.群里请不要撕逼,大家都是社会主义道路上的三号市民,和平爱好者,吵架后果严重,请勿尝试。

13.有事怕误清的移步另一个公告,按照规格改名。


最后占tag至歉

「猫瓢」脑洞

今天,咱们英俊帅气的阿德里安先生一回到家就发现自家庄园的气氛有点……诡异?平常都有个小小身影会火速向他冲过来,扑到他温暖的怀抱里,然后他就会顺势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样的情景会让他的心里被那心爱的小人填满。但今天的情况的的确确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他还是放宽心了,毕竟自家女士自从当了国际知名设计师后最近也挺忙的,所以他没计较那么多。他靠着扶手,缓慢地向主卧走去,他突然间看到了一个场景一一房间灰暗无比,只有一束清冷的月光透过黑色窗帘射了进来,而他心爱的女士正趴在冰冷的地上,背后插着把鲜红的匕首,银色的刀刃上沾染着鲜血,鲜红的血液沾上了白色的地毯,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吓人。阿德里安先生吓得浑身颤抖,冷汗一滴一滴地从光滑的额头上向下流,汗水浸湿了他雪白的衬衫,他断断续续地叫道:“My……Lady……你……怎……怎么了?”地上披散着黑发的女人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我行我素地趴在那边,一动不动。阿德里安有些害怕,心想:玛丽内特她怎么了,不就一天没见吗?怎么会这样?!她……真的……死了?!阿德里安想到这里,突然间停止了胡思乱想,他想起来了昨天玛丽内特对他说的话。让我们回想到昨天……阿德里安正在白色沙发上坐着,悠闲自在地看着电视,然后他亲爱的Lady就坐到了他身旁的沙发上。“呐,阿德里安。”玛丽内特说道,“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好玩的,是阿雅跟我分享的。”“嗯?什么有趣的让我老婆这么有兴趣?”阿德里安笑着问道,一双翠绿色的双眸盯着湛蓝色的双眼,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翘起。“也没什么的啦~就是阿雅给我分享了首歌,挺好听的,叫‘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那你明天也去装死看看?”阿德里安笑着说道。“你想看的话,明天我就干。不过,现在,立刻,马上,去睡觉!”玛丽内特生气地说道。“得令!老婆大人!”阿德里安行了个礼,三下五除二地关掉电视,然后抱起自家老婆就进了卧室。回忆结束。阿德里安心想:这小妮子是在装死逗我玩呢!白担心这么久了。(▼皿▼#)……哎,算了,她这样子还挺萌的,还是不要再说她坏话了吧。(๑>؂<๑)“呐,老婆,起来了,别装了。”阿德里安说道。“……”嗯?怎么没发应?阿德里安心想,他把假匕首从背后取下,小心翼翼地抱起自家媳妇。噗嗤,这小妮子睡着了。(o^∀^o)他把她抱进卧室,搂着她睡了。「作者:喂!你们就不收拾一下么?阿德里安你咋不洗澡就睡了啊喂!」第二天早上,玛丽内特在阿德里安怀里醒来,一脸迷糊,后才觉醒,对早已醒来的老公大人说:“我昨天装得怎么样?”面对自家口耐的老婆,老婆控的阿德里安先生只好说道:“嗯,很棒!好啦,我们都醒了,那就起床吧!对了,今天就别装死了啊!”玛丽内特点了点头说:“好!”阳光洒在阳台上,又是美好的一天。

「SR」粽子节番外

作者:请问你们喜欢什么味的粽子?甜or咸?
罗伊娜和萨拉查:甜的。
作者:哇!好默契啊!为什么呢?
罗伊娜:我喜欢甜的(๑• . •๑)
萨拉查:因为老婆滋味94甜甜的!
罗伊娜:滋味?我有味吗?(死命嗅)
萨拉查:有,经常在晚上变浓。
罗伊娜:?
萨拉查:晚上要试试吗?
罗伊娜:嗯,好呀。
萨拉查:(一脸迷之微笑)
于是,第二天,罗伊娜在睡梦中度过了自己生日的早晨……

「hp」伏她文

作者:请问你们喜欢什么味的粽子?甜or咸?
Zoe:甜的!(秒回!话说这位是甜食主义者来着)
Tom:……我不爱吃甜的,那就咸的吧。
作者:(默默地把两种粽子放到桌上……别问我哪来的桌子……我不造)这两个就是棕子,左甜右咸,你吃吃看?好不好吃?
Tom:(拿起甜粽子就用他那修长的双手解开一圈一圈缠绕在线上的结,打开粽子后不温不燥地咬了一口。后一个如法炮制)嗯,都不好吃,老样子,咸的好吃。
Zoe:(刚刚一脸花痴地看着自家老公,后才醒悟,帮自家老公圆场ing)那个……作者大大别生气,他挑食的!那个……
作者:……Zoe,没事,我也不爱吃来着的。对了,Lord,你为什么喜欢咸的?
Tom:因为它有肉,我喜欢吃肉。
作者:那你什么肉都吃吗?
Tom:是的。
Zoe:Tom,那你连人肉都吃?!(内心:哈哈!等着看Tom那百口莫辩的表情了)
Tom:是啊。
Zoe:纳尼?!Σ(゚д゚;),Tom你吃过人肉?!
Tom:嗯,你的。
Zoe:什么?你肿么吃的!我不信!你表演一下!
Tom:好,今晚上床给你表演。
Zoe:好!……等等!(恍然大悟)还是不要表演了吧!
Tom:不要。再说你都答应了。是吧?作者大大?
作者:(收到来自魔王的眼神威胁,忙点头)是的!话说天色不早了,我走了,拜拜!
Zoe:等等……唔(被魔王封唇拖到卧室)
第二天,Zoe小姐在她生日那天晚起了。

[SR.GH]主SR

相识过程: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是青梅竹马(?)好吧……死党,从小到大都在一起成长。后来在高中时赫尔加.赫奇帕奇小姐转学到他们的高中,然后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就华丽丽地一见钟情了,在相处过程中赫尔加.赫奇帕奇小姐也爱上了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但看两位先生太过亲密,就认为他俩一对。然后,罗伊娜.拉文克劳小姐在大一时终于和他们一起生活了,赫尔加.赫奇帕奇小姐对此并不感冒,但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也TM一见钟情了(这……),后来终于两位先生都抱得美人归了。

[SR.GH]主SR

1
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最近很郁闷,自家口耐哒小老婆刚和她的好闺密一起去逛了街。就在那天,她看中了一只很萌的布偶熊(罗伊娜说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并不是认为自家老婆眼光差,而是……TMD我才是你老公好不?你一整晚都抱着那熊干毛线啊?!总之,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华丽丽地吃醋了!嗯,就是酱紫。一天晚上,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回家后,正准备钻进温暖的被窝时发现他家小公举怀里依旧抱着那可恶的小熊。好吧,某位名叫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先生终于对这只可恶到爆表的小熊采取了强硬的措施一一他无情(?)地把小熊从他媳妇儿手中抽了出来。失去小熊的罗伊娜小姐有点蒙,她微微睁开了双眼,并用手揉了揉困倦的眼睛,嘴里还嘟嚷着说了几句话,看完自家老婆做的这几个动作,萨拉查表示好口耐!等罗伊娜看清来人后才造这是自家丈夫回家了。“萨尔?”罗伊娜眯了眯双眸,接着说:“你终于回来了!哈……”罗伊娜打了个哈欠,萨拉查看着自家妻子肿么萌,表示心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吻了上去。结果吻得一发不可收拾,于是……第二天斯莱特林夫妇赖床了。事后,斯莱特林先生表示心满意足,而斯莱特林夫人却表示:MDZZ,哎呦,我的腰啊!

[SR.GH]主SR

本喵有个脑洞,给大家看看!
文章设定:

姓名: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性别:男
身份:少尉,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赫尔加.赫奇帕奇
死党:萨拉查.斯莱特林
外貌:金短发蓝眼

姓名:赫尔加.赫奇帕奇
性别:女
身份:厨师,插图绘画师,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死党:罗伊娜.拉文克劳
外貌:金长卷发棕眼

姓名:萨拉查.斯莱特林
性别:男
身份:不定,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罗伊娜.拉文克劳
死党: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外貌:黑长直发绿眼

姓名:罗伊娜.拉文克劳
性别:女
身份:不定,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萨拉查.斯莱特林
死党:赫尔加.赫奇帕奇
外貌:黑长直发紫眼

5.20的告白

我们到现在还等待着……等待属于我们的那份羊皮纸,那上面用墨水写着我们的名字,它能带领我们去那美丽的梦想之地一一霍格沃茨。我们永远都在等待,即使已经过去了11个春秋。一一一一一一一“Always!”

「猫瓢」

她还记得那年的她是怎样遇见“他”的……
那时的她,在那花丛中游荡着。突然间,她发现了一个礼物盒,正要过去时,她犹豫了。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小雨。但她很好奇,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于是,她不顾雨淋地跑了过去,黑发在雨水的滋润下有些发亮,她跑过去时红色的小皮鞋不停踩着草地发出“沙沙”的声响,她不断地喘着气,脸颊也因为跑步而红润了起来。终于,她跑到了盒子旁边。那盒子看起来很可爱。红色的盒子上有着黑色的圆形斑点,像极了可爱的小瓢虫。她抬头一看:一只黑色的小猫正蜷缩成一个小球躲在盒子里呢!那只黑猫正在盒子里冻得瑟瑟发抖,她看着被雨淋得发抖的小黑猫,于心不忍,把它带了回去。回到家后,她安顿好了猫咪,并在接下来的那几天内悉心照料它。终于在第3天,猫咪张开了双眼,那是双很美的翠绿双眸,但那双眸中的翠绿只停留了一瞬,然后变成暗沉的灰蓝色。小女孩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绽放了笑容,那笑容很温暖,连太阳都为之暗淡。可是,那只黑猫却对此至之不理。女孩笑着,用她那轻柔的声音说:“你好!我叫Brigette,你是Felix吧!很高兴见到你!”黑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依旧在我行我素地在房间里踱着步,丝毫不为女孩那比棉花糖还糖美的声音所打动。女孩说:“那个,你的名字太难记了,能让我换一个吗?”黑猫听了把头拧到了一边,依旧不语。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叫诺儿可以吗?”黑猫依旧默默地走着,没有一丝声响。“那就这么说定啦!”女孩笑了笑,跑到黑猫身旁,抱起它,还亲了一口。而那只黑猫在她抱起它时就不停挣扎着,可就是因为它那无谓的挣扎,于是……它的初吻就被一个6岁多的小女孩给夺走了。于是那只黑猫当机立断地给了小女孩一爪子,女孩那漂亮的白色蓬蓬裙的左袖上,便留下了三条划痕。那爪还不仅留下了爪印,还把女孩娇嫩的皮肤划出了三个血痕。女孩被黑猫这突如其来的发应给吓到了,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孩把黑猫吓到了,它从衣柜上跳了下来,灰蓝色的双眸直直地紧盯着女孩。女孩沉默着,突然,她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了。黑猫不知为何竟然感到有点害怕,他有点担忧地望着女孩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痛了……它把自己紧紧地缩在一起,仿佛想从它那夜一般漆黑的皮毛里,获取些温暖,就像……在盒子里那样。不知不觉,它睡了,它睡得很安稳,梦里有它那温柔的女主人正轻轻地抚摸着它的毛发。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女孩紧紧关上的房门开了。在睡梦中的黑猫感到身体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包裹着,那东西很温暖,还散发着一股甜甜的淡淡的牛角面包香味。但是这温暖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就消失不见了,取而待之的是一丝冰凉和更柔软更有弹力的东西。它睁开了双眼,直瞪瞪地盯着眼前的女孩,女孩在黑暗中看到一双灰蓝色的竖瞳正盯着她时就知道它醒了。女孩打开灯,灯光刺激了女孩的双眼,使她不得不眯起双眼,适应这明亮的灯光。等到她适应灯光时,黑猫早已从床上跳了下来,轻盈地落在地板上。黑猫双眼一直盯着女孩,女孩被吓到了,连忙唤了一声:“Felix?”黑猫并不回答她的话,女孩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说道:“诺儿?”声音甜软,就像牛奶巧克力一样。黑猫听到这话竟回过头来回应了声“喵”。女孩很高兴,因为它同意了她的请求,她开心地把它抱了起来。可这次黑猫并没有反抗,就呆呆地让她这么抱着,因为他被她的笑容所震撼到了。在那一瞬间,他觉得世界又有了色彩,不再是那么阴暗。直到生命的最后,他也在不断地回味着这份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