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角落

「猫瓢」脑洞

今天,咱们英俊帅气的阿德里安先生一回到家就发现自家庄园的气氛有点……诡异?平常都有个小小身影会火速向他冲过来,扑到他温暖的怀抱里,然后他就会顺势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样的情景会让他的心里被那心爱的小人填满。但今天的情况的的确确让他有点措手不及,但他还是放宽心了,毕竟自家女士自从当了国际知名设计师后最近也挺忙的,所以他没计较那么多。他靠着扶手,缓慢地向主卧走去,他突然间看到了一个场景一一房间灰暗无比,只有一束清冷的月光透过黑色窗帘射了进来,而他心爱的女士正趴在冰冷的地上,背后插着把鲜红的匕首,银色的刀刃上沾染着鲜血,鲜红的血液沾上了白色的地毯,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吓人。阿德里安先生吓得浑身颤抖,冷汗一滴一滴地从光滑的额头上向下流,汗水浸湿了他雪白的衬衫,他断断续续地叫道:“My……Lady……你……怎……怎么了?”地上披散着黑发的女人没有理会他的话,依旧我行我素地趴在那边,一动不动。阿德里安有些害怕,心想:玛丽内特她怎么了,不就一天没见吗?怎么会这样?!她……真的……死了?!阿德里安想到这里,突然间停止了胡思乱想,他想起来了昨天玛丽内特对他说的话。让我们回想到昨天……阿德里安正在白色沙发上坐着,悠闲自在地看着电视,然后他亲爱的Lady就坐到了他身旁的沙发上。“呐,阿德里安。”玛丽内特说道,“我今天看到了一个好玩的,是阿雅跟我分享的。”“嗯?什么有趣的让我老婆这么有兴趣?”阿德里安笑着问道,一双翠绿色的双眸盯着湛蓝色的双眼,嘴角不由自主地向上翘起。“也没什么的啦~就是阿雅给我分享了首歌,挺好听的,叫‘每天回家都会看到我老婆在装死’。”“那你明天也去装死看看?”阿德里安笑着说道。“你想看的话,明天我就干。不过,现在,立刻,马上,去睡觉!”玛丽内特生气地说道。“得令!老婆大人!”阿德里安行了个礼,三下五除二地关掉电视,然后抱起自家老婆就进了卧室。回忆结束。阿德里安心想:这小妮子是在装死逗我玩呢!白担心这么久了。(▼皿▼#)……哎,算了,她这样子还挺萌的,还是不要再说她坏话了吧。(๑>؂<๑)“呐,老婆,起来了,别装了。”阿德里安说道。“……”嗯?怎么没发应?阿德里安心想,他把假匕首从背后取下,小心翼翼地抱起自家媳妇。噗嗤,这小妮子睡着了。(o^∀^o)他把她抱进卧室,搂着她睡了。「作者:喂!你们就不收拾一下么?阿德里安你咋不洗澡就睡了啊喂!」第二天早上,玛丽内特在阿德里安怀里醒来,一脸迷糊,后才觉醒,对早已醒来的老公大人说:“我昨天装得怎么样?”面对自家口耐的老婆,老婆控的阿德里安先生只好说道:“嗯,很棒!好啦,我们都醒了,那就起床吧!对了,今天就别装死了啊!”玛丽内特点了点头说:“好!”阳光洒在阳台上,又是美好的一天。

「SR」粽子节番外

作者:请问你们喜欢什么味的粽子?甜or咸?
罗伊娜和萨拉查:甜的。
作者:哇!好默契啊!为什么呢?
罗伊娜:我喜欢甜的(๑• . •๑)
萨拉查:因为老婆滋味94甜甜的!
罗伊娜:滋味?我有味吗?(死命嗅)
萨拉查:有,经常在晚上变浓。
罗伊娜:?
萨拉查:晚上要试试吗?
罗伊娜:嗯,好呀。
萨拉查:(一脸迷之微笑)
于是,第二天,罗伊娜在睡梦中度过了自己生日的早晨……

「hp」伏她文

作者:请问你们喜欢什么味的粽子?甜or咸?
Zoe:甜的!(秒回!话说这位是甜食主义者来着)
Tom:……我不爱吃甜的,那就咸的吧。
作者:(默默地把两种粽子放到桌上……别问我哪来的桌子……我不造)这两个就是棕子,左甜右咸,你吃吃看?好不好吃?
Tom:(拿起甜粽子就用他那修长的双手解开一圈一圈缠绕在线上的结,打开粽子后不温不燥地咬了一口。后一个如法炮制)嗯,都不好吃,老样子,咸的好吃。
Zoe:(刚刚一脸花痴地看着自家老公,后才醒悟,帮自家老公圆场ing)那个……作者大大别生气,他挑食的!那个……
作者:……Zoe,没事,我也不爱吃来着的。对了,Lord,你为什么喜欢咸的?
Tom:因为它有肉,我喜欢吃肉。
作者:那你什么肉都吃吗?
Tom:是的。
Zoe:Tom,那你连人肉都吃?!(内心:哈哈!等着看Tom那百口莫辩的表情了)
Tom:是啊。
Zoe:纳尼?!Σ(゚д゚;),Tom你吃过人肉?!
Tom:嗯,你的。
Zoe:什么?你肿么吃的!我不信!你表演一下!
Tom:好,今晚上床给你表演。
Zoe:好!……等等!(恍然大悟)还是不要表演了吧!
Tom:不要。再说你都答应了。是吧?作者大大?
作者:(收到来自魔王的眼神威胁,忙点头)是的!话说天色不早了,我走了,拜拜!
Zoe:等等……唔(被魔王封唇拖到卧室)
第二天,Zoe小姐在她生日那天晚起了。

[SR.GH]主SR

相识过程: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和戈德里克.格兰芬多是青梅竹马(?)好吧……死党,从小到大都在一起成长。后来在高中时赫尔加.赫奇帕奇小姐转学到他们的高中,然后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就华丽丽地一见钟情了,在相处过程中赫尔加.赫奇帕奇小姐也爱上了戈德里克.格兰芬多先生,但看两位先生太过亲密,就认为他俩一对。然后,罗伊娜.拉文克劳小姐在大一时终于和他们一起生活了,赫尔加.赫奇帕奇小姐对此并不感冒,但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也TM一见钟情了(这……),后来终于两位先生都抱得美人归了。

[SR.GH]主SR

1
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最近很郁闷,自家口耐哒小老婆刚和她的好闺密一起去逛了街。就在那天,她看中了一只很萌的布偶熊(罗伊娜说的),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并不是认为自家老婆眼光差,而是……TMD我才是你老公好不?你一整晚都抱着那熊干毛线啊?!总之,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华丽丽地吃醋了!嗯,就是酱紫。一天晚上,萨拉查.斯莱特林先生回家后,正准备钻进温暖的被窝时发现他家小公举怀里依旧抱着那可恶的小熊。好吧,某位名叫萨拉查.斯莱特林的先生终于对这只可恶到爆表的小熊采取了强硬的措施一一他无情(?)地把小熊从他媳妇儿手中抽了出来。失去小熊的罗伊娜小姐有点蒙,她微微睁开了双眼,并用手揉了揉困倦的眼睛,嘴里还嘟嚷着说了几句话,看完自家老婆做的这几个动作,萨拉查表示好口耐!等罗伊娜看清来人后才造这是自家丈夫回家了。“萨尔?”罗伊娜眯了眯双眸,接着说:“你终于回来了!哈……”罗伊娜打了个哈欠,萨拉查看着自家妻子肿么萌,表示心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吻了上去。结果吻得一发不可收拾,于是……第二天斯莱特林夫妇赖床了。事后,斯莱特林先生表示心满意足,而斯莱特林夫人却表示:MDZZ,哎呦,我的腰啊!

[SR.GH]主SR

本喵有个脑洞,给大家看看!
文章设定:

姓名: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性别:男
身份:少尉,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赫尔加.赫奇帕奇
死党:萨拉查.斯莱特林
外貌:金短发蓝眼

姓名:赫尔加.赫奇帕奇
性别:女
身份:厨师,插图绘画师,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死党:罗伊娜.拉文克劳
外貌:金长卷发棕眼

姓名:萨拉查.斯莱特林
性别:男
身份:不定,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罗伊娜.拉文克劳
死党:戈德里克.格兰芬多
外貌:黑长直发绿眼

姓名:罗伊娜.拉文克劳
性别:女
身份:不定,霍格沃茨校长之一
cp:萨拉查.斯莱特林
死党:赫尔加.赫奇帕奇
外貌:黑长直发紫眼

5.20的告白

我们到现在还等待着……等待属于我们的那份羊皮纸,那上面用墨水写着我们的名字,它能带领我们去那美丽的梦想之地一一霍格沃茨。我们永远都在等待,即使已经过去了11个春秋。一一一一一一一“Always!”

「猫瓢」

她还记得那年的她是怎样遇见“他”的……
那时的她,在那花丛中游荡着。突然间,她发现了一个礼物盒,正要过去时,她犹豫了。天公不做美,下起了小雨。但她很好奇,盒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于是,她不顾雨淋地跑了过去,黑发在雨水的滋润下有些发亮,她跑过去时红色的小皮鞋不停踩着草地发出“沙沙”的声响,她不断地喘着气,脸颊也因为跑步而红润了起来。终于,她跑到了盒子旁边。那盒子看起来很可爱。红色的盒子上有着黑色的圆形斑点,像极了可爱的小瓢虫。她抬头一看:一只黑色的小猫正蜷缩成一个小球躲在盒子里呢!那只黑猫正在盒子里冻得瑟瑟发抖,她看着被雨淋得发抖的小黑猫,于心不忍,把它带了回去。回到家后,她安顿好了猫咪,并在接下来的那几天内悉心照料它。终于在第3天,猫咪张开了双眼,那是双很美的翠绿双眸,但那双眸中的翠绿只停留了一瞬,然后变成暗沉的灰蓝色。小女孩虽然不明白,但还是绽放了笑容,那笑容很温暖,连太阳都为之暗淡。可是,那只黑猫却对此至之不理。女孩笑着,用她那轻柔的声音说:“你好!我叫Brigette,你是Felix吧!很高兴见到你!”黑猫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然后依旧在我行我素地在房间里踱着步,丝毫不为女孩那比棉花糖还糖美的声音所打动。女孩说:“那个,你的名字太难记了,能让我换一个吗?”黑猫听了把头拧到了一边,依旧不语。女孩小心翼翼地问道:“那……叫诺儿可以吗?”黑猫依旧默默地走着,没有一丝声响。“那就这么说定啦!”女孩笑了笑,跑到黑猫身旁,抱起它,还亲了一口。而那只黑猫在她抱起它时就不停挣扎着,可就是因为它那无谓的挣扎,于是……它的初吻就被一个6岁多的小女孩给夺走了。于是那只黑猫当机立断地给了小女孩一爪子,女孩那漂亮的白色蓬蓬裙的左袖上,便留下了三条划痕。那爪还不仅留下了爪印,还把女孩娇嫩的皮肤划出了三个血痕。女孩被黑猫这突如其来的发应给吓到了,只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孩把黑猫吓到了,它从衣柜上跳了下来,灰蓝色的双眸直直地紧盯着女孩。女孩沉默着,突然,她叹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走了。黑猫不知为何竟然感到有点害怕,他有点担忧地望着女孩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痛了……它把自己紧紧地缩在一起,仿佛想从它那夜一般漆黑的皮毛里,获取些温暖,就像……在盒子里那样。不知不觉,它睡了,它睡得很安稳,梦里有它那温柔的女主人正轻轻地抚摸着它的毛发。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女孩紧紧关上的房门开了。在睡梦中的黑猫感到身体被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包裹着,那东西很温暖,还散发着一股甜甜的淡淡的牛角面包香味。但是这温暖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就消失不见了,取而待之的是一丝冰凉和更柔软更有弹力的东西。它睁开了双眼,直瞪瞪地盯着眼前的女孩,女孩在黑暗中看到一双灰蓝色的竖瞳正盯着她时就知道它醒了。女孩打开灯,灯光刺激了女孩的双眼,使她不得不眯起双眼,适应这明亮的灯光。等到她适应灯光时,黑猫早已从床上跳了下来,轻盈地落在地板上。黑猫双眼一直盯着女孩,女孩被吓到了,连忙唤了一声:“Felix?”黑猫并不回答她的话,女孩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小心翼翼地说道:“诺儿?”声音甜软,就像牛奶巧克力一样。黑猫听到这话竟回过头来回应了声“喵”。女孩很高兴,因为它同意了她的请求,她开心地把它抱了起来。可这次黑猫并没有反抗,就呆呆地让她这么抱着,因为他被她的笑容所震撼到了。在那一瞬间,他觉得世界又有了色彩,不再是那么阴暗。直到生命的最后,他也在不断地回味着这份笑容。

「hp」伏她文

姓名:Zoe.Black
性别:……女
生日:05.31
血型:B
身份:大脚板和雷尔他们的妹,布莱克家最小的
学院:原本想去R但那时形式紧迫,加上原本希望大脚板去S院但他去了G院后,她为了家人去了S院,况且老公是S院继承人,做老婆的总不能拆自家人台吧,加上分院说去S院能造就更好的未来,女主就去了2333
魔杖:芯是福克斯的尾羽(和自家老公一样的出产地)壳是樱草花木
性格:……不同于其它的大小姐,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双子的乐观),实则心思细腻得要死,不爱说谎(虽然说得很逼真),性情常变,缺乏安全感。
外貌:黑发蓝眸(贝拉超喜欢她),反正94好看!
好了,就这样吧,以后会再添的2333

“咚”地一声,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小女孩从天而降,“啪叽”一声落在了厚厚的雪堆里。她慌乱地挣扎着爬起,用双手拍了拍身上的白雪,转身静静地盯着刚刚自己弄的“大”字型的雪坑,过了许久才缓慢地吐出一句话:“真不斯莱特林。”她转过身,慢慢地观察着附近。[话说,这是哪?]她边想边运用魔力把自己的宝贝空间项链一遍又一遍地探查着,确认自己的宝贝没事后,她放心了,施了个时间魔法,上面显示着一个不寻常的时间:1932.12.24 07:00 [呃,再试一遍。]当然,还是那个时间。“……”女孩无语了,她表面上很平静,但心里却波涛汹涛,如大海一般起伏不定,她已经在心里骂了句:[卧槽!什么鬼!这不会是穿越了吧!真是狗血!梅林的蕾丝内裤啊!]过了许久,女孩终于向命运妥协了,说:“即来之,则安知。就当旅游吧!话说,这是哪啊?”女孩慢慢地走着,找到了走出这阴森森的树林的出口,可就在她准备出去的时候,她听到了轻微的抽泣声。她放慢了脚步,走向了声音的来源。刚开始她只是好奇,但是,这好奇心可害死猫了!就是因为这可恶的好奇心,她以后的心就被那个男人紧紧地锁住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女孩慢慢地走进了这棵小树,她看到了一个衣着单薄的黑发小孩正蜷缩在树下抽噎着。她用轻柔的声音对男孩说:“你为什么在这里哭啊?”那男孩听到了这月光般柔和的声音后停止了哭泣,但并没有抬头看那女孩,只是擦了擦有点红肿的眼眶,抹去了代表懦弱的眼泪。女孩在他擦眼泪的时候看见了他的双眸。从那双不起眼的深棕色双眸中,她看到了许多复杂的感情,那些感情夹杂在一起,十分杂乱。有悲伤,有倔强,有怨毒,有愤怒,其中,她认为她看到的那双眼眸中,有着连大人都没有过的负面情绪,其实就是那种怨恨,怨恨得要把全世界都毁灭掉的恐怖,并且那双眼眸不知为何,在看自己的那一瞬间,闪烁着恐怖的红光。那双眼眸,使她害怕,没错,只是一双眼眸,就使她——布莱克家的小公主害怕了。“滚开!”那个男孩看了她一眼便怒吼道。女孩害怕了,后退了一步,但却又不退了,反而走得更进了一步,指着男孩,恼怒地说:“为什么我要听你这个小弟弟的话,你应该放尊重点,礼让淑女才对,况且我还比你大!别那么没大没小,目无尊长的。应该要叫我姐姐才对!”“……”男孩真的生气了,那双眸变成了腥红色,他缓缓地像蛇一样吐出一句话:“我会让你死的。”听到这话,女孩疑惑了,问道:“凭什么你让我死就死啊!”“凭我是恶魔的孩子!”男孩回答道。“什么?”女孩惊讶地问道,但又收回了表情,说:“你有什么证据吗?”男孩听到这话,缓缓地从树下站了起来,说:“证据?呵呵,现在就让你看看!”说完便抬起了右手,眼中闪过一股精光,随着右手的升起,许多石头从地上升起,有一块足足有大人拳头那么大,突然,石头快速地飞向女孩。男孩笑了,他认为女孩是吓呆了才没有动作,可正当石头快砸到女孩时,男孩反而被吓了一跳。那些石头全都作为了飞灰,而那女孩却笑眯眯地站在那里,毫发无损。那些石头全都作为了飞灰,而那女孩却笑眯眯地站在那里,毫发无损。男孩正皱着眉头,想说什么,女孩却冷笑道:“就这点本事吗?”男孩一直在沉默。“你也会这种能力?你也是恶魔的孩子?”男孩终究还是把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哈?恶魔的孩子?你童话书看多了吧!”女孩用那能气死了的斯莱特林语调说着话。“……”男孩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但他还是克制不了心中的疑问,问道:“那这是什么能力?”“是魔法啦!我们是巫师,不是什么恶魔的孩子。”女孩暗自在心中叹了口气,回答了他的问题。“所以我是巫师?”男孩疑惑地问道。“是啊,所以你才不是恶魔的孩子呢!安啦安啦~”女孩用轻松地语调说着,看着男孩不信任的目光,拍了拍胸脯,郑重其事地说:“再说,又不是只有你有魔力,世界上还有一大堆呢!如果你真是恶魔的孩子,那么我也是啊!你又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我可以做你的同伴啊!”“同伴……吗?”男孩小声嘟囔着,不知不觉,他的心中却多了一份情感,这种情感他本不该拥有,但在这阴差阳错之下就有了。但他现在只是觉得心跳得更快了,但他却认为是知道自己还有同类的喜悦,毕竟,自己被当成怪物了这么多年,被欺辱了这么多年……“不,我不需要同伴!”男孩对女孩说。女孩这才想到孤儿院的情况。这里,是弱肉强食的地方!不是什么交朋友的地方!这里就是一个跟斯莱特林学院差不多的地方,因为,它们都是崇尚一个宗旨:强者为尊!弱者就应该被贱踏!不过,斯莱特林与这不同的是,那里很团结,可这是需要自己自立根生的地方,这里没有朋友,这里只能相信自己!女孩想到这里,笑了笑,因为这里,她喜欢,只有弱肉强食的地方才能激起她的兴趣。男孩一直沉默着,女孩叹了口气,用轻快的语调说:“嗯……你能收留我吗?”“哼!”男孩听了这话冷冷地笑了,“我在孤儿院都不能独自生存,何况还有你这个拖油瓶。”“没事,只要你给我一点地方睡觉就行,吃的我有办法!”女孩听了这话急忙说道。“……你有什么办法?”男孩抬起头,双眸紧盯着女孩,四目相对,女孩摆了摆手,顿时,空气中变出了一包白面包。“你的脑袋是被马桶盖夹过吧!就这么点面包,你能养活自己?”男孩一脸难以至信。“哼!”女孩听到这话气红了脸,大声反驳道:“这可是精灵面包!一口就能顶一顿饭呢!”“呵呵,所以这位巫师小姐是想用这一袋精灵面包养活自己的下半辈子咯~”男孩无情地嘲讽着。女孩被惹恼了,她气鼓鼓地说:“哼!我还有很多吃的。”(PS:现在父亲不在,她可以自由地放下那冷冰冰的面具了,不过,她平时可是个冰山女王,连她的哥哥一一小天狼星先生都说她从来都没好好陪他疯过。当然,咱们女主对她那没脑子的爱疯哥哥可没什么陪他疯的兴趣2333)

「SR」回忆

那年,她七岁,他八岁。
那天,在古树下的邂逅。
那眼,心中的爱恋,千年不变……

正文:回忆
双眼透过细密的树缝,望见湛蓝的天空。微风轻轻地吹过绿茵茵的草地,蜂蜜着女孩稚嫩的脸庞。那女孩深深地藏在紧密的树丛之间,被浓密的树叶遮挡着,几乎没有一点儿缝隙。那女孩正和古树玩耍着,与微风嬉戏着。突然,她看到了一个陌生人便把头悄悄地探出树丛。只见一个跟她差不多年龄的男孩走了过来,嘴里还嘟囔着什么。一步,又一步;近了,更近了,她看到了他。漆黑如夜的短发在太阳的照耀下宛如一颗高贵的黑耀石,又长又密的睫毛下闪烁着一双绿幽幽的大眼晴。那双镶嵌在眼眶中的眸子是那么的绿,绿得幽深,绿得醉人,比初春的小青草还绿,比盛夏的梧桐叶还绿,是那种几乎完美的绿色,而那双水灵灵的大眼正扑闪扑闪地眨着。高挺的鼻梁,细长的薄唇。高而瘦的身上穿着一件乳白色的衬衫,衬衫上用墨绿色构边,并且领口上绣着一个字母:S。身上穿着一件华丽的纯黑色风衣,那风衣没过了他的膝盖,直至小腿,暗金色的火焰花边在太阳的照耀下“烧”了起来,修长的双腿被黑色的长裤紧紧地包裹着,一双做工精细的皮鞋正随着他的步伐走着,发出“啪嗒啪嗒”的响声。[萨拉查。]听到这微弱的“嘶嘶”声,那个男孩停下了脚步,嘴里缓慢地吐着灵巧的舌头,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怎么了,海尔波?]那声音回复了他:[那棵巨大的古树上藏着一位小姑娘。]萨拉查望了望那棵海尔波所说的古树,用双眼仔细地望着,但望了许久,连个人影都没见着,低下头小声地对袖子里的小蛇怪说:[没有人啊,海尔波,你是不是看错了?][不,我虽然隔着一层布料但我的感官依旧很敏感。错不了的,树上的确藏着个小姑娘!][真的吗?]萨拉查虽然嘴上说不信,但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近了那棵古树,做了个标准的贵族礼节,用他那像让人沉醉其中的丝绸般柔和的嗓音说:“树上的那位尊贵的女士,午安,能否让在下一睹您的芳容呢?”“……”女孩沉默地微笑,那笑容使星星都黯淡无光,使太阳都自愧不如,在这宽广的世界没有一样东西能比她更美好了。她微笑着,用她那惊人的精神力对树发出请求:“古树爷爷,放我下来吧。”那古树知道了她的请求,把缠在女孩身上的藤蔓慢慢地松开了。她用精神力对古树说:“谢谢您!”“没事,小事一桩!小公主真是客气啊!”“嗯,那我跳下去了哦,古树爷爷再见!下次我再来看您!”“嗯,知道了。小心点啊,别再摔着了。”女孩听到这话,想到了那一次的匆忙然后屁股着地疼得要死的糗事,然后她用左手扶着树干,右手摸着后脑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又回复道:“知道了,这次会注意的,古树爷爷您就别说了,大家都在笑话我呢!”然后一纵身,雪白的凉鞋脱离了驼色的树干,那女孩没摔着,反而在空中飘着,直到飘到萨拉查身后的白色大理石上,樱唇轻启,缓缓地吐出一句话:“不是说要见我吗?”萨拉查被这声音惊到了,心想:这姑娘的声音真好听呢!像棉花一样软绵,软到人心田里;像幽谷一样空灵,让人为之一震;像糖果一样甜美,甜得人想宠爱;像黄鹂一样清丽,令人心静下来。他猛然回神,快速地转过身去,多年的经历使他不能不警惕,因为那树上的女孩还分不清是敌是友,所以他迅速地转过身去,把藏在袖口处的那把小匕首快速地抽出一些,但他看到那女孩的真面目时又愣住了。他是看到了她,但令他大吃一惊的并不是因为她不是个杀手,而是她的容貌。就在那一瞬间,他不会思考了,心像小鹿一样乱撞,发出剧烈的“卟嗵卟嗵”声。他还没意识到他一见钟情了,并且爱上了她。他那充满生机和希望的双眼,此时变得空洞无神,但他的双眼却没有失焦,依然积聚在一起,因为他一直盯着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人生中最美丽动人的天使。虽然他不知道,他的心里,已经被这个女孩占据了。占得满满当当,不留一点儿空隙。当然,他也不想让其它人继续踏足此处。他也不知道她是他的天使,他今后目光的追逐,他的另一半。他现在只是觉得他以后要好好保护她,付出一切,守护她,仅此而已罢了。当然,她真的很美很美,美得没有一点瑕疵,美得不可万物。那银得纯粹的长发在阳光的照耀下渲染成了淡金色,柔顺的直发并没有披散着,而是用那天蓝色的蝴蝶结丝带捆绑着,那蝴蝶结上有着古铜色的花边,中间有个像家族饰章的饰章,上面有一只鹰在蓝天自由自在地翱翔着。那女孩身穿水蓝色的短袍,下面露出白色的花边衬衫,衬衫下有一条白色长裤,加上她娇嫩的绝世容颜,圣洁得像一位美丽无比的天使。萨拉查看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行了个令人无可挑剔的吻手礼,微微起身,说:“不知女士芳名,能告诉在下吗?”“卟哧,在知道别人名字的时候,请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才能得到答案哟!绅士先生~”“哦,”萨拉查恍然大悟,邪魅地笑了一下,说:“萨拉查.斯莱特林,女士。”女孩行了个礼,回答道:“罗伊娜.拉文克劳,先生。”在后来的那一秒萨拉查嘴角轻微地挑动,眼眸中闪过一瞬血红,说:“拉文克劳小姐,能否带在下去见见您尊贵的父亲呢?”罗伊娜眨了眨双眼,点了点头,说:“那我去通知一下父亲。”在她走后萨拉查冷笑了一声,把手放在了魔杖上不停抚摸着。【萨拉查,】口袋里的海尔波发出了声响【你干嘛把魔杖从空间手环里召唤出来啊?】萨拉查微笑地回答道【海尔波,当然是要杀了她咯。】【为什么?】海尔波问道。【她的蝴蝶结。】萨拉查说。【啊?】海尔波一脸疑惑【什么呀?】【因为她的蝴蝶结上的家徽不是渡鸦,而是鹰。】萨拉查继续说道【人人都知道,神秘的拉文克劳家族的家徽是一只渡鸦,明显,她是朝廷的人。】【哦!】海尔波恍然大悟地发出感叹【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女孩竟然是朝廷的人呢!】【我说过不要被表面现象所迷惑了。】萨拉查挑了挑双眉,从容不迫地回答道。“啦啦啦~”罗伊娜开心地哼着小调,蹦蹦跳跳地在大理石地板上走着,手还随着身子摆来摆去。「哼!爸爸真是的!就把客人这么晾在这里!还老爱把:'罗伊娜,你要懂得礼貌,知道吗?'挂在嘴边,自己还不是老爱把客人到处晾着吗!回去一定要让妈妈数落数落他!哼!」想到这里,罗伊娜情不自禁地笑了。萨拉查顿时觉得自己有点晕眩,不是迷药,到像是晕罗伊娜的笑容,心跳也漏了一拍,他停下了脚步。而咱们家的小公主罗伊娜小姐却浑然不知这一情况,依旧自顾自地走着,后来才发觉自己把某位萨拉查先生落后面去了,连忙跑过去用她那比巧克力还甜美的嗓音问道:“萨拉查,你怎么了?”被这甜美的嗓音一问,萨拉查终于从晕眩中回过神来,连忙说:“我没事,你继续带路吧。”此时萨拉查心想:我这是怎么回事?父亲的教诲我都忘了吗?想到这里,他回想起父亲逝世时那严肃的脸,他的心抖了一下,脸上也变得有点苍白,但过了一秒他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一一那个狡猾的永远生活在泥潭城堡中神秘莫测的斯莱特林毒蛇。